福建龙岩武平县武东乡东兴村
本站网址:
40606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趣事

林宝树著作中影响最为深远的是通俗启蒙读物《一年使用杂字》(俗称《年初一》)

发布时间:2015-07-02 08:16:47     阅读:243 举报

 

年初一 早开门 放爆竹 喜气新 
  点蜡烛 装香灯 像前拜 烧纸钱 
  灯光火 早夜连 蜡烛台 两边排 
  香炉内 檀香堆 棹围带 挂起来 
  台前供养尽新鲜 汤皮糤饭用油煎 
  豆腐糍粑禾米粄 碗头盘碟尽齐全 
  门冬瓜线红柑子 龙眼荔枝糕饼软 
  茶匙茶盏茶壶子 桔饼点茶再食烟 
  传盒一座摆开看 拜了新年就出门 
  神坛社庙都去拜 祖公堂上贺新年 
  无事之时好着棋 围棋象棋有赢输 
  戒别纸牌切莫打 送了钱财惹是非 
  大细子人好嬉游 双手无闲拍棉球 
  或用脚来踢毽子 输了他人不知羞 
  初三初四拜新年 婿郎男女到家门 
  或请新亲来相见 丈人老表及外甥 
  猪肉食完并腊鸭 蒸醋鱼冻共三牲 
  浸酒开罈用大碗 欢欢喜喜赛哗拳 
  大富人家更排场 鲍鱼鲞翼馥馥香 
  海参燕窝鸡丝肉 鱿鱼虾米做清汤 
  黄螺蛏干拿来炒 蜇皮海带会辣姜 
  肉圆包子来凑样 也有酥骨上沙糖 
  极好蜅鱼煮豆腐 焖烂猪蹄锡盘装 
  闽笋豆芽萝卜线 好贴肝肺猪肚肠 
  最怕学生打冇口 字眼不识亦徒然 
  惟有破蒙加小心 起头先点三字经 
  合本纸库学写字 捉笔填红上大人 
  直落横画并点子 端端正正分均匀 
  幸有聪明智慧者 学庸论孟及五经 
  若然蛮蠢并躁暴 跪打难免郁性情 
  油盐柴米轮流去 供膳先生也要勤 
  再言经馆大书堂 不比舍学点句章 
  上午读书下昼想 更深夜静读文章 
  宗师月课府县考 头名案首志昂昂 
  学院场中取了卷 新入黉宫秀才郎 
  父母伯叔同兄弟 家中日日接报房 
  岁考复试加补廪 高升拔贡姓名扬 
  门前一对桅竿竖 表旌门第是书香 
  再加中举又中进 出入跟随衙轿扛 
  状元榜眼探花第 翰林学士近帝王 
  此是读书为第一 犹如平步上天堂 
  于今来讲农事家 钁头铁鉔与犁钯 福首陪香并践道 擂锣擂鼓真唠嘈
  耕田正爱好秧地 作陂开圳水路佳 请来和尚着袈裟 口念南无做香花
  扩烂泥团更好耖 牛藤牛轭当用他 三餐散班供斋饭 提点东西是头家
  尿桶担肥打落脚 浸洋田肉容易耙 三宝挂在当中心 列班菩萨依序循
  作大田堘贮稳水 铲去茅根拖草楂 伏羲神农黄帝氏 掌苗使者五谷神
  大塅之中无田坎 最怕溪水冲泥沙 又请雷公并电母 风伯雨师加虔诚
  山田高垠并排壁 落垅湖窟凹凸斜 又有田头地塅等 杨大伯公召几声
  田头地尾杂种好 薯姜芋粟及黄麻 上至坑源下水口 通乡福主一切神
  春间日日去耕作 身穿蓑衣并笠□ 尽是恳求保禾稼 丰亨大熟救济民
  二月惊蛰浸谷种 揋下谷子就生芽 初四开斋爱□猪 做社过节大规模
  大家请人掂谷子 扯得直行无粒差 菩萨送还本庵去 一年一次又相符
    春分时节思祖公 上坟祭墓一般同 五月五日是端阳 菖蒲药酒与雄黄
  先在祖堂宰牲血 后担□子到坟中 门挂葛藤插艾叶 裹粽送了寒衣裳
  吹手四人凉伞一 唢呐哨子及大筒 五月十三贺关爷 家家门户结席车
  保护请神又奠酒 散挂五方花纸红 州府县城关帝庙 行香官府是老爹
  蒸尝大者发丁肉 斤两多少在秤中 夏至到来热难当 禾苗吐花枝扇长
  绅衿耆老加一等 消散祭仪摆门风 铲净田堘掂谷子 总爱天晴快生秧
  头家备办出来食 莫打酒醉乱叮咚 斫削禾柴晒乾燥 杉毛杂木并松毛
  祭得墓完到清明 出水掂头又爱耘 田中芋子爱上土 火土培大芋荷苗
  耙子一张田里擦 挷来□去甚艰辛 六月小暑早禾黄 尝新禾饭荐馨香
  请人补箩买谷笪 又爱破篾箍桶枋 香钱座米无人分 跟佛和自家倒
  □蜱咬人无安乐 帐外蚊虫闹喤喤 午朝上供裹馒头 夜间建醮早发表
  葛布褂子苧布袴 大家都着热衣裳 十一月来转冷风 大雪之时是寒冬
  禾客请来赶收割 担杆竹扛要提防 树木退冬虫豸死 鸟雀成群结夥丛
  大暑到来正打禾 盐箕撮斗谷筛箩 老虎黄 并豺狗 石岩做薮好藏风
  后生担秆岭上晒 辘轴碾田用牛拖 只有大蛇和小蝎 深坑深迳歇茅蓬
  晒燥早谷过风车 谷笪摊放搪子爬 土□兔子狐狸獭 □狸山鼠尽钻垅
  斗量入仓爱算稳 隔板分明切莫差 水底圆鱼田鸡鳖 乌龟螃蟹及虾公
  穷人佃户作人田 留开纳租莫迟延 鲩鲢鲤鲫□蟥子 鳅鳝蚌蛤算不穷
  也有田主收租谷 也有请来对股分 再过半月冬至后 冷冰硬垢雪朦胧
  犁转燥田种番薯 放整薯藤番杆铺 打霜飞雪玻璃搪 裂手劈拆开皲疯
  大匾钁头钩泥碛 打开圳缺要工夫 火桶埋灰炙手脚 夜睡棉被盖身中
  番稿莳在立秋边 莳得田完莫挨缠 此时无事闲乐天 正好算计赚工钱
  笼鸭上田踏牛稿 检整粪撩堆秆草 许多斯文行地理 人人称说堪舆仙
  头家择日扛仙师 要下投状先告知 南经碣石罗经袋 看人祠堂及地坟
  三仙公爹黄七郎 黄十三郎是男儿 杨公符木有灵应 消砂纳水照书篇
  倖公八郎是女婿 判官力士两边企 中宫驾定分山向 全井穴情用心扦
  请来道士着道袍 头戴冠子奏天曹 峦头内胎外界水 明堂斗口峰峦尖
  读了人名喧了疏 还要宴宾用牲□ 龟背过龙碑石座 祭台摆角及塚圈
  再过十五七月半 中元赦罪地官诞 埋葬之时出破军 呼龙出煞喊大声
  江西规矩烧纸钱 弄得鬼神大家散 红包利市雄鸡血 完工谢工讲谢金
  处暑最爱好天时 雨水周全不怕迟 也有散文学医药 寒热虚实莫差错
  日日朝晨白头露 雉鸡尾子艳艳拖 问人疾病做药丸 脉有浮沉迟缓数
  八月里来交白露 人人改挖芋卵煮 痘师先生兼治麻 药末丸散肚中托
  秋风就冻桂花香 中秋佳节月华吐 又有眼科并外科 无名肿毒用膏药
  九月九日是重阳 寒露到来菊花黄 又有算命哄人钱 五星盘子及流年
  霜降天气要晴暖 糯禾收割也停当 探知人病来送煞 弄得人家颠倒颠
  若有岭岗木梓山 检摘茶子落研盘 许多丹青是画工 五颜五色画形容
  或用水车碓末细 茶枯包起撞楻尖 也有清闲学看相 先望头面与掌中
  十月交来小阳春 电光不闪雷藏声 又有卜卦学测字 口快眼利要精通
  立冬万物当成熟 家家屋屋赛收成 许多银匠打银簪 戒指牙撩及耳环
  小雪之时是冬天 猎只牛牯去犁田 百炼臂环大颈锁 钗钏度金点翠颜
  犁辕象鼻犁拔线 犁横刀上缚牛藤 又有坐店专打铜 铜盆铜罐肚内空
  改变天时转冷风 虾蟆老鼠尽潜踪 铜笔铜锁烟盒子 摧锣磬子摇铃钟
  少年后生莫懒惰 寻得事业自有功 也有从师学锡匠 酒壶兜壶好模样
  虽然乡村地方小 年年规矩仍照老 鼎杯粉盒及油壶 紧关用者讲几样
  梁野山中大老佛 迎来敬打保安醮 许多游门去打铁 三三四四同做得
  熔鉎炼钢风箱炉 铁捶槱打下无休歇 新郎公坐四差轿 新人花轿赛嫦娥
  铁睁铁钳抵火皮 师傅徒弟尽莫缺 灯笼凉伞并彩旗 一迎一送两相宜
  买来炭子烧完了 山上松皮也代得 裙衫衣服嫁奁厚  箱衣架铺帐被
  又有熔鉎铸锅头 泥做模样两相侔 入门饮了六杯酒 棹围座褥摆列齐
  响钟哑锡真古话 将新换旧用称钩 恭贺对联贴满堂 字画纱灯结彩装
  也有生活做裁缝 剪刀尺子在身中 媒人相邀送嫁客 大家等接好风光
  或做绸缎用熨斗 粗布烙铁大家同 酒筵食到下席去 就掷骰子呼令章
  又有屠户常打屠 朝朝宰杀□牛猪 三朝拜堂分大小 谒见家官并家娘
  白刀插入红刀出 滚水刮毛剥皮肤 叔婆伯媄及姐嫂 大姑婶姆妹姨娘
  许多木匠到家庭 斧头锯子不离身 人间喜庆难记了 又将丧事讲一场
  墨斗曲尺同界笔 凿头角钻打中心 父母死故是丧家 目汁双流两眼花
  割刀搬斧线铊子 擸直刨光凿窟深 母死喊娘喊女哀姐 父死叫爷又叫爹
  先将木马同木驴 锯开板心及板皮 抖尸被在底下贴 卷心褥子面上遮
  泥匠师傅砌石坎 小工相帮平地基 爷称显考娘称妣 安起灵牌等外家
  羊头五尺线车子 阔狭高低看周围 开棺入殓爱仔细 丧事称家有俭奢
  大富人家做屋场 上厅下栋两厢房 子孙钉盖用四枚 千年万载不回来
  横屋楼台余坪巷 石灰砖瓦封火墙 红漆棺材为棺柩 孝子披麻尽举哀
  中间献柱抽斗角 扛梁油梁狗子梁 开冥路 还受生 三魂七魂领官钱
  地脚献柱同壁尺 骑橦梁挂配川枋 任你富贵官宦家 贫穷老嫩一般行
  桁条瓦角握风板 齐檐滴水一般长 妇娘死 作沙图 僧人锡杖挑经书
  水桯壁孔柱头石 栏杆窗子照间房 题唱木莲来救母 破砂即是破酆都
  两边窗扇马蹄脱 天井夹沟用涧装 血盆碟子放下地 不知此事果有无
  檐堘煞路花台坎 作栋盖瓦抵风霜 若做斋 又更排 阎罗天子请召来
  织布师傅又如何 脚踏楠机手抛梭 日拜水忏并净土 十王过去夜修斋
  牵得绉纹入簆齿 羹糊上刷用钩拖 放焰口 加诚心 木鱼钟磬好清音
  又有祖传老染坊 青绿赤白黑和黄 若然爱还十二库 请僧先念受生经
  毛蓝梭布洋青色 爱好碾石打到光 全堂纸折多做尽 幡竹头下山大人
  又有出门寻作山 批人岭岗好种蓝 多字墨 写榜文 金山银山向灵焚
  大篓张来青水靛 船钱水脚几多难 幢幡宝盖迎佛祖 孤衣两挂施孤魂
  或剥竹麻来做纸 帘床刷把用几般 千佛忏 拜得完 打起十班放水灯
  石臼槽校焙笼壁 料皮车碓亦紧关 口念阿弥陀佛去 摆起佛法到溪边
  做焙三人一割苲 杂工师傅也无闲 夜里坐台放施食 四大部州列在前
  有烧罌瓮装窑中 层层叠叠堆几重 冲天火把三叉路 惹得鬼神争后先
  金斗钵头及牙钵 花缸罐子火烟窗 超度亡人追荐死 大功大果福周全
  有行香火提傀儡 赛过良愿香山戏 拣日开吊出讣文 报帖送到六亲门
  华光菩萨并观音 三位夫人随人许 挂起像来安灵位 白布结装内外帘
  也有人家娶老婆 担鱼担鸡又担鹅 明白之人在孝堂 粗工用力在厨房
  门前迎客接香烛 发帛回礼及传香 气性温柔莫独孤 细言细语孝公姑
  又爱斯文订孝簿 记明姓字不遗忘 男女背携随便好 竭力坚心顺丈夫
  接来香烛将安放 怕人偷去用柜装 脚踏碓 手推砻 米筛簸箕件件通
  捧菜蔬 用托盘 倒茶伺酒也无闲 笆篮装起糠同米 糙米撮来碓臼舂
  厨官师傅掌烹调 盐味莫淡也莫咸 检鸡蛋 看猫兜 鸡鸭早夜要跟收
  开吊完满有用祭 棕荐毡毯谷笪摊 门前狗子□□吠 夜间恐怕贼来偷
  □猪杀羊原只摆 祭之以礼也可观 这等女人真难得 可使男人放下愁
  做礼生 要功名 秀才监生唱拜兴 又有一种坏妇道 舌尖咀长牙齿老
  身牢圆领头戴顶 诵读祭文面向灵 忤逆家官并家娘 惯斗叔婆伯媄嫂
  客主祭 先上香 拜跪叩头要定场 门前敲脚手撑腰 行路摇头又摺脑
  左边行上三献礼 右边下来切莫慌 食茶单相酒娘糟 油膏只顾自家饱
  移出柩 来装扮 维重先食还山饭 头发垂到咀唇边 出入人嫌人耻笑
  红绸白字写铭旌 作重爷娘真灿烂 不锁门户过别家 恰似黄婆骂街道
  作古人 登鬼序 瞒踪灭迹今辞世 懒尸懒骨害人妈 万金家财败得了
  八仙维重扛棺柩 一人前吊粮罌子 人家妇女有贤丑 其中总是由家教
  做孝子 背弓弓 不敢剃头满百工 十二月来又一年 小寒大寒节气完
  父死扶柩杖用竹 母死扶柩杖用桐 百般生意讨赊账 速速收清莫延缠
  拦路祭 真热闹 满路头帛并腰帛 正载客 走水路 飘河过海船上住
  打开圹窟就埋葬 谢客完场好安歇 梢公脚子惯撑船 铁锚竹蒿并摇橹
  百日周年随大祥 除灵除服在祠堂 扯篾缆 上高滩 挂起风篷过深潭
  **挂壁方成子 春秋二祭享馨香 老板船头摆船尾 天涯海角走几番
  再题世有好妇人 合家大小得人心 货物愁买又愁卖 不得早归又是难
  夜坐间房思缝补 做花绣朵助夫君 纳钱粮 到库房 征银本色并秋粮
  纺棉织縩挪索子 花针钻子不离身 免得经承图差别 买田又爱税契房
  朝早起 无别虑 手拿角梳就整髻 二十日 要探信 文武官员就封印
  刮光头发用油葱 油污满手茶枯洗 地方乡约无人投 贼情人命无审讯
  耳环簪子及包头 铜镜照面对答对 揽尿桶 戽塘泥 将交下手去放鱼
  整饰衣裳有面光 梳妆打扮极伶俐 再来捱到二十六 大家又讲过年事
  开锅灶 算计较 水桶上肩及水爪 入年家 爱扫屋 抹净神龙回神福
  甑棚甑蔽及罩箩 捞饭煮粥匏杓扰 穷人籴米来过年 富人封仓不粜谷
  再来暖汁供大猪 青菜煮来藏浸炒 开清人户大小账 不欠人钱便是福
  菜刀锅铲箸碗杯 火筒锹夹齐放好 爱买几件小东西 油盐椒酱及爆竹
  扫光地面好颜容 捡头拾尾有常道 三十日 添一岁 南朝番国皆同理
  厨事完 洗汤衫 入园担尿手提篮 爆竹一声旧岁除 清早就供岁饭米
  渥湿园中葱蒜韭 芥菜萝卜与波苓 夜来点着照岁灯 大锭花边好碛岁
  苦瓜扁豆茄苋菜 番匏冬瓜满蒂摊 我今写了一年完 要你后生留心记
  及时落种件件有 可免无菜被人嫌
   调羹扰来筷子夹 大家食得饱非常
    许多花生瓜子壳 厅下地面要扫光
    客人头上戴绥帽 身穿炮套阔和长
    棉绸茧绸羊皮袄 汗巾烟袋在身旁
    新杉新裤新帽子 镶鞋缎袜配相当
    衣食两般难记了 略提几件讲别样
    大闹花灯喜者多 抹浆褙纸小心摹
    破开竹篾扎圈子 龙灯马灯去穿梭
    转珑窃妙有消息 船灯扇灯闹阳歌
    碗锣盆鼓并色板 打起大钹大铜锣
    笙箫笛子同吹起 弹琴唱曲两相和
    风流浪子台上跳 花鼓双双两公婆
    星光半夜旧来睡 十分辛苦论蛮拖
    也有阵班去打狮 装成小鬼极丑粗
    举棍之人做猴子 钯头钩刀爱学师
    藤牌短刀手中执 钻过剑门险且痴
    正月十五是元宵 冲天跃子半天高
    金盏银盘缔缔转 花筒金菊夜来烧
    道士请做三官会 上元天官赐福朝
    立春已过雨水来 烧灯送神切莫呆
    各人散班寻本事 好供子女奉爷□
    世间第一读书篇 打扮学堂安圣贤
    厨桌一条并凳子 墨砚纸笔要齐全
    温熟书要原本背 分明章句莫乖蹇
    谷雨到来爱莳田 翻钯耖烂轭牛肩
    早晨脱秧昼边莳 腰驼背屈真可怜
    南安早赤早迟禾 蚁公包子掂者多
    又有黄早野猪糯 栽在塘中种在窝
    四月立夏日子长 早粘田地做完场
    连踪管要莳大糯 男妇大小起早床
    小满到来塞粪时 单用匏杓与粪箕
    整光坎头度稗草 连根丢却半天飞
    茅镰刀鞘及草篮 担杆常在肩头间
    好养牛牳及牛牯 又肥又壮在家栏
    田刀一把斫田堘 平水石头半浅深
    禾头垅内莳夵子 缓缓做来莫挨停
    若到五月芒种来 禾苗长大等包胎
    荒隔锄松揋麻子 有闲好烧芒头灰
    初一去赴中堡圩 装得香包到暗归
    初三扛佛保禾苗 落佛忏后做午朝

 

网友评论: